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手握“戒尺” 营造风清气正的育人环境


2019-07-16 07:05:25

小三上位攻略【无须打开】想转正联系【V信:sfe5555】【企鹅:3980565】☆国内顶级导师☆,带你快速实现幸福婚姻,很多姐妹都在这里转正了。

  

原标题:平芳公理| 中国警察为何被外媒点赞,却被国内大V咒骂?

内容提要:这网传几天一名嫖娼人员在被抓获后试图逃跑结果被抓,其过程诱发嫌疑人心脏问题而死亡,网络大V门纷纷指责此事似乎很蹊跷。所以一时间网上质疑纷纷,怀疑警察诬陷。可是首先雷洋和警察近日无仇,往日无怨,警察又怎可能故意害他呢?

其次,雷洋出现在涉嫌卖淫嫖娼的洗头房被抓获和带走是有目击者听到了争执声的。因此认为他没有去嫖娼,是警方故意诬陷他这一说也完全站不住脚,并且警方也没有诬陷他的必要和动因。 

随着今天警方通告和证据展示我们发现,原来所谓的蹊跷是网络大V们生生编造出来的。 质疑1:为什么要去离人大很远的地方嫖娼? 警方答:他虽然毕业于人大,但并不住在人大啊,他嫖娼地点和应该去接人的地铁站地点并不远,很近。  质疑2:为什么身上有淤青和抓痕? 警方答:雷洋被抓时,疯狂撕咬警察,抢夺摔打行车记录仪,不得不将其按住。上车后,又突然暴起猛踹驾驶员,拉开车门试图跳车逃跑,又被再次控制住,所以身上必然会有抓痕。两次激动抗拒和暴起后,雷洋突然表示身体不适,送往医院途中心脏病发作死亡。

那么,此事的真相到底如何呢?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作为一个老婆刚刚生了孩子,自己又是高级知识分子的雷洋。他必然明白,如果嫖娼被抓的这一丑事曝光,他肯定会面临十分严重的后果。因此雷产生了试图逃跑的心理一点也不奇怪。既然他试图逃跑,那么他与警察发生扭打就必然会有。而在这个过程中,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也必然是极大的,因此这时就已经具备了发生不幸的客观条件。当然警方公布的案件细节是否属实,我相信第三方的尸检报告很快能说明一切。

但这起案件并不是本期平芳公理所讲的重点,重点在于我们应该如何看到警察执法? 如果嫌疑人身上有扭打痕迹就一定是警察的错的话,那么以后犯罪份子是不是只要看见警察就可以反抗,可以逃跑,而且警察也不能去抓,不能去扭住? 是不是警察遇见违法犯罪的人员,只能微笑服务微笑抓捕,绝不能刺激到他?否则就要对一切后果负责?

如果是这样,那么嫖娼犯高兴了,拐卖儿童的人贩子高兴了,毒贩高兴了,强奸犯和杀人犯都高兴了。警察谁还敢执法,咱百姓可还能有半点安全?

我当然不敢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警察都是好的。事实上,在这个国家坏警察也是有的。比如我就知道一些小地方的警察一手遮天。有人把人砍成重伤昏迷,而只要送礼送钱给他,他就敢不移送检察院。而如果不送礼,哪怕只是打架出鼻血这样的治安问题,他也一定要移送检察院让人吃尽苦头,当地老百姓怨声载道。

也许恰恰是这些为非作歹的坏警察让许多中国人对这个警察群体产生了不信任。但无论如何我却依然要说的是:中国不是天堂,中国也不是地狱,中国是人间。既然是人间,那么就必然有好人和坏人,有恶棍也有天使。

比如前几天火遍全球的警察礼为奇,他就凭借自己的经验在车流如织的道路中,用三角牌把可能出现塌陷的地方给围了起来,不让车辆进入。结果刚刚围好,道路就塌陷出了一个巨坑,把周围的人吓出一身冷汗。可以想象,如果不是他挺身而出用专业和敬业精神去做这件事,那么这人世间又将出现一幕惨剧。

可是尽管如此,为什么我们还是总感觉好警察的事我们见得太少,坏警察的事我们见得太多呢? 这也许和掌握几亿网民眼球的网络大V有关系。我们统计了一下他们的微博和微信发现。只要是好警察的事,他们绝对不转发,假装看不见。而只要是坏警察的事,他们就拼命煽动转发呐喊,不断掩盖正面信息,不断扩大负面信息。网民接受到的信息如此偏颇,又怎能明辨是非?——更多细节,敬请收看本期《平芳公理》。

《大脑》魔方“菲神”蒙古雄鹰联攻中国队,央行上海:严审购房人首付款资金来源及其偿债能力

索尼成立新公司开发PS手游:紧随任天堂脚步,没想到随随便便拍的一张照片,居然用处这么大!

原标题:何江背后是日渐突出的中国“海外力量”

哈佛大学第365次毕业典礼演讲首次迎来了一位中国学生代表,他就是何江。

何江是哈佛大学生物系博士毕业生,1988年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南田坪乡的一户农民家中,毕业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

哈佛大学曾培育出8位美国总统、上百位诺贝尔奖得主。何江的故事听起来像是一个典型的“中国梦”实现路径,尽管在几年前,他还在“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论调中挣扎。

何江对“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说,未来自己将用4年时间在麻省理工读博士后。如果到时候科研达到一定水平,会考虑回国工作。

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硕士一年级学生吴俊东接受“深读”(微信ID:shenduzhongguo)采访时称,哈佛中国学生不像大家印象中那样,只会读书不会交际。在海外,中国留学生的话语权比重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明显。

对话何江

深读:站上哈佛毕业演讲舞台紧张吗?

何江:因为演讲当天有彩排,所以前一晚只睡了4个多小时,早上5点多就起了。其实上台前也特别紧张,开场两句陈述后,看到台下有人在笑、有人点头就觉得没事了。准备了这么久,还好没出错。前一晚妈妈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不要紧张。其实家人比我还紧张。

深读:你是怎么被选中做毕业典礼演讲的?

何江:这次申请毕业典礼演讲,历经3轮选拔才正式入选。第一轮申请的时候,首先要提交相关科研成果和演讲稿件。我到哈佛后,很快进入科大师姐、美国麦克阿瑟基金会“天才奖”得主庄小威教授的实验室,从事高分辨显微镜研究流感如何侵入人体等工作,并做出一些成绩。

进入到二轮评选后,研究生竞争者只剩下10人左右,当时有10位不同专业的教授坐在下面听我演讲,他们进行讨论。这个通过后,我进入了第三轮评选,并成为最后4名研究生竞选者中的胜出者。

深读:怎么确定“改变科技知识分布不均”这个主题的?

何江:选择科技知识分布不均衡也是因为和同学聊天时的玩笑话,我们当时开玩笑想搞科研究竟是为了什么,怎么让更多的人受惠。我从这些日常的生活细节中得到灵感,就想讲一下科技知识怎么给大家带来好处。

哈佛是一个培养带头人的地方。毕业典礼其实更多是让学生思考毕业之后使命在哪儿的一种仪式性的存在,也会思考哈佛这些年的教育对我们产生了什么影响,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感。

我讲科技知识不均衡,肯定是我基于理科生的一些思考。去讲这么宏大一个话题,不可能空洞地谈,必须有一些自己的切身经历在里面,很多农村生活的回忆给了我灵感。

深读:农村背景对你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何江:因为从农村出来,你可用的资源可能要比其他地方少很多,靠自己的努力要多很多,但是我不认为这能完全限制一个人。

一个人通过努力,找到自己的潜力和兴趣点,当你真正清楚自己以后能干什么,很多事便会变得信心满满或者说有备而来。抓住机会认清自己,下一步就会顺利很多。

深读:从你在哈佛的经历来看,东西方教育有何差别?

何江:东西方差别在课堂上比较容易体现。中国的课堂,老师更多的是一个权威的存在,学生在下面被动听的比较多。美国这边就是鼓励大家参与非常多,鼓励你去尝试,老师也不批评一些幼稚想法。这种差别其实从一开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深读:你遇到的最大困难或瓶颈是什么?

何江:从乡下到县城读高中,蹩脚的“农村英语”曾经让我不自信,我就买英文版小说硬啃;到了哈佛,校园满是“牛人”,整个头一年都不自信,但第二年,我就报名当本科生辅导员,最后一年,搬入本科生宿舍,与一群本科生同吃同住。

这期间,我做过许多被称作“破冰”的尝试。比如,一桌西方学生正吃饭热聊,英语还不那么“顺溜儿”我也坐过去加入谈话。受挫是经常的,但硬着头皮不断尝试,渐渐的,结交了不少朋友,英文也越来越好。

深读:世界著名经济史学家尼尔•弗格森曾建议你把自己的故事写成一本书,你怎么想?何江:他的意思是我的经历走过了很多不同的阶层,有农村的、城镇的、城市的,再到国际的,浓缩了中国发展的脚步。

深读: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

何江:在麻省理工攻读博士后,将学习四年。相比哈佛,我在麻省理工的工作已经更加偏向实际应用了。比如用组织工程的方法体外培养肝脏,然后用它模拟疾病,做一些癌症的早期检测。我希望能做一些转化,所以研究方向上转到一些比较实用的科学上面,希望能更多的造福人类。

深读: 将来会回国工作吗?

何江:其实从2008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科研人员回国,但是这种回去很多时候还得看你的研究水平,如果你研究不顺利的话,你可能还回不去。如果到时候我的生物研究到了一定水平,然后国内还有合适机会,肯定会考虑回国。

吴俊东,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公共政策专业硕士一年级学生。之前,作为中国人民大学毕业生的他曾在网上发起“99块和我一起念哈佛!”众筹,引起广泛关注。他希望通过分享自己在哈佛的见闻和学习,来换取陌生人的资金支持。

深读:能讲讲中国留学生在哈佛的表现吗?

吴俊东:中国学生在哈佛的状态我确实没办法代表别人,只能说自己的一些观察。整体目前中国学生越来越多,表现也越来越好,中国同学之间也挺团结。

在不同的学科领域,一些出色人群中,都能看到中国人的身影。

哈佛中国学生确实也不是之前大家印象中那样,只会读书成绩很好,最近很多新生做介绍,绝大多数人都有很有意思的经历,比如支教或者有意思的旅行等。

之前听说过很多关于中国学生的传闻,比如说中国学生在学校不太说话、或者并不是特别积极、只会学习不会交际等。但是到目前为止,就我所见,这种事情并不是很多,很多中国学生做了很有意思的事,整体都在慢慢的改善。

深读:你和何江是怎么认识的?

吴俊东:我们共同参加一个“哈佛中国教育论坛”的活动。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师兄很朴实,因为时间关系简单聊了几句。

之后我受国内一个教育媒体委托前去采访何江,才和师兄进行一次比较深入的交流。

他人非常随和、率真,跟我们聊天过程中也没有架子。之后我们一起吃饭,他和我聊一些他的发明和理论研究。

我给他发微信他总会第一时间回复,最让我佩服的是他在喜欢的事情上这种执着的精神,他从高中开始对生物非常感兴趣,之后大学到博士阶段一直坚持在这个领域,我觉得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

深读:哈佛选中中国学生做毕业演讲,你怎么看?

吴俊东:何江作为“第一人”这件事,确实觉得很为中国学生长志气。但是其实在哈佛还有很多厉害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在各自的领域也都做出很多杰出的成就。只是可能并不是很容易获得媒体的报道或者公众的感知。何江作为这样一个代表,会让大家慢慢意识到,在海外,中国留学生的话语权比重越来越大,声音越来越明显。

深读:有网友质疑“等了三百多年才有第一人”是否受到区别对待?

吴俊东:这个问题没有办法一概而论,很多情况的产生可能取决于不同的学科,还有一些其他不同属性。比如理工科相对来说,基本上竞争就比较公平。因为大家语言上的障碍比较少。但像人文学科可能有一些语言上障碍。毕竟英语不是我们的母语,中国学生在竞争时可能有些劣势。

亚裔学生确实有时候没有办法特别融入环境,但是哈佛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学校,现在这种情况也在逐渐好转,越来越多的亚裔学生参与的积极性在提高。

深读:你觉得何江被选中的原因是什么?

吴俊东:假如我是评审,我选他的原因很可能包括,他确实在生物领域做了很多卓有成效的研究。他这个人在很多方面都很优秀。

此外,哈佛特别注重多元化,大家可以看到今年的毕业典礼演讲有何江这样的亚裔学生,也有非洲的学生代表。哈佛的整个人文情怀和社会情怀,决定了它在选择上会比较注重这种有特殊人生经历的学生。

深读:何江有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地方?

吴俊东:对他印象比较深的就是他随时都在笑。这种乐观的心态,应该对他有很大的帮助。在为人处事当中他也很随和,之前采访的时候,他一见扛着厚重机器的摄影师就非常关心,我觉得他的为人处世有种天生的随和感。



相关报道:德名宿:巴萨进攻略强于拜仁 中超除砸钱还缺啥
相关报道:卫计委:不排除疾控机构从非法途径购买疫苗可能
相关报道:16?个理由你千万别去比利时
相关报道:如何小三转正

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